甜豆爱好者

今天是瞳孔地震的一天
#我的新同事+师兄居然是入口站站主的亲友_(:з」∠)_

我:哇,师兄你居然也知道茶蛋
师兄:当然,这不是很正常嘛
我:em……
师兄:说起来我有个同学还是个你们圈的大大,挺多粉的那种
我:😺
师兄:就她是勋兴入口站的站主
我:????!
师兄:我还跟她一起狗过张艺兴的机场
我:_(:з」∠)_(我还能说什么呢)

#论生活中突然被que茶蛋
#突然听到自己的cp
#突然认识大佬的亲友
#这玄幻的一天啊
#人生离大大最近的一天
#我该不该告诉师兄我买过入口站的专和周边呢

【全员】锋刃

全员刑侦设定,cp待定,逻辑已死,脑洞大开,慎


“您好,请问您就是都暻秀前辈吗?”

都暻秀手上的书刚翻开新的章节,就听到一道朝气十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夹好书签,合上书页,都暻秀起身,对面前短发的警服少女点了点头。

“抱歉让您久等了,请您跟我这边走,勉队他们今早刚接到一起案件,暂时脱不开身,就让我先带您熟悉一下处里的工作环境和基本分工,我是鉴证科的实习科员艾丽,您和勉队他们一样叫我小丽就行”少女在都暻秀的右前方保持着莫约一步的距离,微微侧着头,边走边跟他聊着天,俏丽的脸上笑容自信而阳光。

“你很幸运,跟着艺兴哥能学到不少东西”都暻秀对少女不由自主透出的热情回以淡淡的微笑。

“欸?您怎么知道我是跟着张主任的?”少女眼里冒出几分崇拜,早就听说这位都前辈眼光犀利,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许是猜到少女内心所想,都暻秀微微摇头,指着少女警服的袖口道“你的袖口蹭到了部分荧光粉,这是痕迹鉴定当中最常用的辅助工具之一,有点刑侦常识的人都不难推断”

少女抬起胳膊果真看到自己袖口沾染了一小片荧光粉,不好意思的笑笑,赶紧几下拍干净“虽然痕迹鉴定也很有趣啦,但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可是当一名法医,可惜当年解剖学光顾着花痴教授去了,没打好基础”少女说着吐了吐舌头,一脸遗憾的样子逗得都暻秀忍俊不禁。

“你该庆幸。”眼看目的地建筑物大门已经遥遥在望,都暻秀认真道。

“庆幸?”艾丽圆圆的眼睛疑惑的看着这位新来的前辈,还没等到对方回答就感到一阵夹杂着淡淡福尔马林气味的风从身侧擦过。

“嘟嘟~~~~~~~~”

艾丽眼见着她们平日(也并不)沉着稳重的法医大人宛如他家柯基一般身形矫健的扑向了眼前的猎物,啊不,同僚,重重的把自己的嘴唇印在了对方的的额头上,然后……光荣的——被锁喉。

她想她知道为什么她应该庆幸了。


边伯贤一边揉着自己的脖子,一边把都暻秀引到独门独栋的院子里,还不忘回头对着艾丽苦口婆心,“你知道如果刚刚他就这样把我勒死会在尸表造成怎样的痕迹吗?我跟你说,这里面可是有大学问的……”

都暻秀认真的思考了下自己为什么没有真的勒死他。

“听说刚接了案子”都暻秀想到了一种拯救自己耳朵的方式,既然总是要听对方叨叨,不如听点有用的。

边伯贤听他这么一问就知道他一方面是奇怪自己为什么能这么清闲,另一方面也是想尽快熟悉处里的工作,跟上目前的进度。

“怎么说,经过分管辖区刑警队的初步勘察,这应该就是起自杀,可能连案件都谈不上,我自然落得清闲”边伯贤顶着软乎乎的面包脸,一边解释一边晃悠着脑袋,脱了这身白大褂,恐怕谁都不会认为他是个能独当一面的法医。

都暻秀听他说完,心里大概有了底。边伯贤身为队里的主任法医,一般情况他的工作量都是占大头,但是也并非所有的案件都需要解剖尸体,就如他刚刚所说的情况,如果有充分证据判定为自杀或是意外,法医只需要鉴定尸表特征作为印证即可,死者亲属多半也希望尸体能够完整留存,毕竟中国传统观念里是非常讲求身后的体面的。

“自杀怎么会到处里?”都暻秀也稍微松了口气,谁都不想调职第一天就摊上活儿干。非命案不介入,非大案不开工,这可是让都暻秀对特案九处又爱又恨的地方。

“还不是因为死者身份特殊呗,上面担心万一出点什么岔子影响不好,这才给派到处里,让咱们给把把关……”

边伯贤话音还没落,金俊勉就急匆匆从会议室探出头,对着还在走廊晃晃悠悠的三人严肃道:“可能不是自杀,别磨叽,快来开会”


————————我不是什么正经TBC——————————

茶蛋六周年快乐!虽然已经过了

第一次写刑侦,不知道能不能驾驭,可能不会写太多案情,鉴证的内容也尽量简化(复杂的写不来),不过案情和日常的比例取决于我要写几对cp,大家想看的cp可以留言,我会pick一两对人多的写(没人我就掷骰子决定了嘿嘿)人设参考上一条






【全员】锋刃

最近一直看刑侦小说,就一直在脑补茶蛋的探组配置:

法医:边伯贤

心理侧写师:都暻秀

技术组:痕迹勘验师:张艺兴;网络技术组:钟大&珉锡

队长:俊勉

外勤:首三

记一下省得忘了,cp未定,但是肯定会有外勤x法医或其他技术人员 至少一对cp


【灿白】夏日(留洋回国接班人x传统世家小公子)

雨湿青苔,灯映石阶

蝉声窸窣,蛙声断响

 

汽车的远光灯在轻薄的雨幕里扫出一条通道,照亮了伏靠窗边少年的面颊和眼底,惊动了低垂的羽睫,黑翅的蝴蝶扑扇翅膀,在浓稠的静谧里搅动一丝涟漪,呼啦啦,少年恍惚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里飞出数不清的黑鸦,扑扇着消失在远山模糊的边界里,周遭宛如被抽去了水分,乍然轻了起来。

【咔嗒】

皮鞋叩响石板的声音,少年低头,对上一双透亮的眼睛,往下是一个极力克制的笑容,眉眼飞转,那人见带领自己的管家没有注意,腾出执伞的手,小幅的朝少年挥动,眉角抬得高高的,本来就大的一双眼,明亮的好似聚了这庭院里所有的光。

 

“少爷,老爷让您下去会客“

“我知道了”

 

这就是那个夏天的开始了

身着会客专用和服的边伯贤,看着西装革履的对方伸出的手,听到了那个铺满夏天的名字

“你好,我叫朴灿烈”

“边伯贤”


-----------------------------------------------------------------------------


最近听mystery of love总觉得那个意境太美好了,非常想写cmbyn AU的茶蛋,但是又觉得Italy的背景嫁接不如直接用新旧交替的日本做背景更带感,我就是想试试写一下隐晦的互撩和试探梗

设定的话就是留洋回国的接班人灿x 传统礼学世家小公子白,接班人被送到乡下接受传统礼仪和文化的熏陶,顺便勾搭一下外表高冷实际内心古灵精怪的小少爷,有年龄操作(灿27左右,白刚20的样子吧)(时代背景肯定瞎掰,最近写毕业论文估计不会去考究啦)cp主要是觉得灿白的气质要吻合一点(更贴近锤茶的性格,但是背景不同,人设肯定会调整)



嘟呱快肥家!

最近大家都在养呱


阿妈:嘟嘟啊,我们不要每天都看书了好不好?这样对眼睛不好的,妈妈给你准备好了背包,你出门去找小伙伴玩好不好呀?

嘟呱:(⊙.⊙)


嘟呱:我出门了。

阿妈:嗯嗯(强忍泪水挥动小手帕~)【OS:争取带个小朋友回家,妈妈给你们准备好吃der~】


(嘟呱寄照片回来了)

阿妈: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嘟嘟果然是记得妈妈的!哎呀,这只小蝴蝶真可爱,就是耳朵有点大,这只小田鼠也好可爱啊啊啊~~~~

(敲门声)

阿妈:是你呀小蜗牛(就是有点像贤贤的那只),啊我们呱不在家诶,你要不先来家里坐坐?


——————深井冰的分割线————————

我还没养呢,感觉自己都开始戏精了【二哈】

我真的越看呱越觉得有嘟嘟的感觉【你怕不是有点病】

PS渣渣也要坚强嗑嘟

有时间整个全员

我是时候开始着手准备我嘟的生贺了

【白嘟】never let me go (克隆人AU)

2061年

联邦正式通过“extension”计划,宣布再造人的合法化

再造人公民身份部分受法律保护,享有《再造人生存条例》当中明确列示的各项权力,但触犯《再造人公约》当中任何一条的规定的再造人将受到包括但不限于延长捐役期限的处罚,情节严重者,各州总署有权采取人道毁灭

 

2065年

联邦第四次宪法修正案:

“传播不正当言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各州执行局有权采取适当措施规范社会舆论,累教不改情节严重者,剥夺政治权利和言论自由终身”

“再造人婚姻关系部分受法律保护,婚姻双方一方捐役履行期间,如经相关机构确认丧失基本民事能力,另一方可单方面解除婚姻关系”

“再造人与普通公民婚内孕有子嗣可适当延期捐役,其子女视同普通公民,各项权力受到法律保护,再造人子女或伴侣对社会有突出贡献者可适当延期或免除捐役”

“协助或默许再造人采取违反《再造人公约》中任何一项行动的普通公民将视情节轻重接受联邦最高法院的审判,有检举等自省行为的可酌情宽量”

 

“我想我并不确定,我们的生命比起那些我们所拯救的,是否有那么不同”


看完电影xjb编的世界观,想搞一发白嘟剪辑(lucky one MV 什么的不要太适合),然鹅……我还是洗洗睡吧


毕业啦~

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上来说一下,作为一个xxer的我今天要毕业啦
本来打算默默的让自己沉在仙女们的关注列表里,然后有一天突然想起来清关的时候把我这个一看就不知道怎么会关注的小透明移掉,但这个lof号不是我专门为刷xx开的,用了好几年了,关注也很杂很多,今天翻了翻几乎是记录了我前前后后🐶过的cp爬过的墙,所以实在是不忍心弃号
所以在这之前,还是本着不打扰各位亲爱的的念头说一下,xx我应该是真的毕业了,以后不会关注也不会产出,这跟哥哥弟弟任何一个都无关,只是单纯的不再能够以cp的眼光看待他们的相处和关系,但我相信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身边都仍然会有一份温暖的陪伴,因为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他们值得最好的
天团应该暂时不会毕业,在我所有的周边都到手前,哈哈,会继续给他们应援,为在团里的每个人祝福,保不齐以后会有天团别的产出,比如灿嘟什么的哈哈哈哈,不介意的咱们可以继续愉快的玩耍(●°u°●)​
总之,虽然作为小透明这样真的很给自己加戏,但是还是说一句,感谢大家的陪伴,一路走来,大家都辛苦了,但喜欢了这样两个温暖的人,不失为一段圆满而幸福的旅程
相信你所相信的,time will tell❤️

没想到你们也喜欢搞鹅_(:зゝ∠)_

遥想我曾经开过一个勋兴养嘟宝的脑洞:

勋:咦兴给我抱一会吧,你抱这么久了胳膊会累

嘟:【拒绝】【脑袋搁到艺兴肩膀上背对世勋】【只给看屁股】

勋:莫呀,之前明明跟我呆一起的时间比较多,表弟难道不应该给表哥抱吗

兴:还是我抱着吧,暻秀不沉——哎哟喂阿秀不要用脑袋蹭我的脖子【拍小嘟屁股】

勋:【凑过去吹另一边的脖子】

兴:哎哟~你们两个……不行了【抱着小嘟软倒在勋勋怀里】

勋:【收手】好了不闹你了——诶,等等咦兴——

兴:【把嘟宝塞给世勋火速远离两个磨人精】

勋嘟:【大眼瞪小眼】눈_눈&⊙.⊙都怪你


喂牛奶的场合

兴:暻秀乖乖喝奶奶哦

嘟:【屁股】

勋:哥既然变成了小孩子就应该听话

嘟:【爬远一点】【屁股】

朴·活着不好吗·灿烈:【路过】就是啊,孔苏,要多喝牛奶才能长高——【被嘟宝用奶瓶挤一脸牛奶】——高

我就是想搞鹅【围笑】


我们的口号是:搞鹅!搞鹅!搞鹅!

关于亲亲:

兴:【把小嘟放在腿上】【盯了一会】吧唧【搂起小嘟亲一口粉嫩嫩的水蜜桃小脸蛋又火速放回膝盖上】OS:呼,这回应该不会被打了

勋:咦兴~我也要亲亲~【凑】

兴:好啊【递过小嘟】

勋嘟:눈_눈&⊙_⊙╬(谁要亲你呀/你敢亲一个试试╬)

兴:怎么了?【把嘟宝搂回怀里】你不是要亲——唔

嘟:⊙♡⊙

兴:【推】唔嗯……阿秀还在……

勋:【捂住小嘟的眼睛】

勋:嘶——哥你干吗咬我

兴:我…我没咬你呀

勋:【看着手上的牙印】눈_눈

嘟OS:让你不给我看(这么好的位置(╬◣ω◢)我的专座!)


我们嘟就是变成宝宝也是VIP啊

换衣服的场合:

兴:阿秀乖,我们来把衣服换掉

嘟:【拽紧了小被子】

勋:【扯被子】哥真的越来越不听话了

嘟:【揪紧了小衣服】

白:【冲进来】哇啊啊真的大发,我们暻秀也有今天,让我来让我来~【三下五除二扒光】

白:嘿嘿嘿【咬屁股】

嘟:Σ(☉.☉) —— ಠ_ಠ 

【换好衣服】

朴·路过·灿烈:哇,孔苏啊,换好衣服了,来,我们来举高高

朴·作死·灿烈:wooooooo~举高高~

嘟:╬

朴·作死²·灿烈:woooooooooooo~举高高~

嘟:╬ ╬

朴·作死³·灿烈:wooooooooooooooooo~怎么样?我们孔苏有没有觉得上面的风光还是不错的

嘟:(╬◣ω◢)——(☄ฺ◣ω◢)☄ฺ

朴·可怜ⁿ·灿烈:啊啊啊啊啊啊——孔苏我知道错了,我的耳朵,啊——


灿烈啊,活着不好吗


这个脑洞呢不是我不想写啊,是我写不出来,文力不够我也hin绝望啊_(:зゝ∠)_






我觉得,我室友,有一腿(2)

D.O.

既然今天交完材料boss没有把我弄死,我就继续跟你们聊聊上次没有说完的事。

哦,对,先说下本人,年龄20+,请不要在评论里说一些和我实际不符的评价,谢谢。

不,我不可爱。

上次说到他们两个亲过的事情,其实这已经是他们两个气场不太对有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了,虽然当时我还什么都没有察觉,不,我察觉到了,只是没有洞察这背后可能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真相,毕竟直男之间,呸,毕竟直男·我对于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是不会那么敏感的。

说起来一切都好像可以归结到我们那个神奇的社团上,说到这不得不介绍一下我的邻居们,我们这层楼一共三户,我们的公寓在正中间,左边是J姓的三兄弟,为了以示区分,我暂且称呼他们X、M和K,另外一边是……交响乐三人组,天知道为什么我接受了他们这个奇怪的外号,他们明明就应该叫拆房子三人组,他们我就用B、C、Y来代替了。

虽然我们9个人性格差异显著,但是我们难得的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音乐,相对而言,S、K更擅长跳舞,L属于唱跳俱佳,当然其他几位也都非常厉害。

总之,在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他们组建了一个乐舞社,我被拉去出卖喉咙,和B、C两人一起主要负责声乐部分,我原本以为L会和我们一起,但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和S、K两人一块负责舞蹈去了。我拒绝继续想这背后的原因。

我们这个社团虽然就我们9个人,但好在每个人都几乎可以独当一面,社团也算办的风生水起,为了避嫌,我们一般不参加学校内部的演出或者活动,毕竟社团里多的是S这样分分钟引人注目的祸害,我们还不想上个学还天天被人围观,但是我们会定期的和一个女子团队一起办点交流活动,她们一直说很钦佩我们,是我们的粉丝,但是其实我们才是非常佩服她们,做到了很多我们都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个社团能够一直坚持下去,也是因为有她们的支持,一起相互支撑这么久,都像是知己或者是家人那样的存在了。

就在一次我们一起办的party上,发生了那次的亲吻事件,从那天以后我就宛如被摁下了某个开关,开始了我发光发热的崇高事业。

那天大家玩得都挺开心的,各种游戏已经转了好几轮,最后忘了是谁提议说一起来玩国王游戏,大学生也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玩不起的,况且想着大家都是老熟人,应该也不会下狠手,最主要的,我觉得没有人会(gan)搞我。

玩了几局,我眼看着B、C、Y几个人互掐,这局要你凹个女生的性感造型,下一局就反过来让你对着别人用女声表白,把几个姑娘逗得是前仰后合,我和S虽然没拿到过国王,但好在没有中枪。L被点中过一次,不过那次的国王是个妹子,要求就非常温和,只是让他抱着吉他唱了一首我们社团的《约定》。

我们的游戏规则里是有一个掷骰子的环节的,就是根据掷出的点数决定国王可以指定几个人来接受任务,那天晚上2很少被掷到,截至倒数第二局也只出现了一次,那次是C、B两人成为了被上帝选中的幸运儿,惩罚倒不重,就是有点损,让他俩互相在对方脸上用果酱画图案,然后再舔掉,这是K的主意,我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全程都坐那儿好像快要睡着的家伙会想出这么妙的点子,当时B和C两个人就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十分甜(tong)蜜(ku)的完成了任务,最后大家问他俩“甜么?”他俩都是一副生吞了耗子的表情,表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碰这个牌子的果酱了,哈哈,所以我后来送了他俩一人一箱。

为什么说这个,因为在见证了CB二人的惨状后,L在我旁边用他独特的语调嘟囔了一句什么,我特意听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他坚决不想参与这种任务,他的本地语一直说的不算太好,嘟囔的时候更是会带点撒娇似的黏糊音,我一般都是要凑得近一点仔细听才能准确的辨认的,但我发誓他的这句话S一定听到了,而且还听懂了,因为紧接着他就低下头摁了两下手机,还给L使了个颜色,L看了眼屏幕以后飞快的摁了锁屏,当时没觉得有什么,我想他俩可能只是在商量接下来要怎么捉弄别人,现在想来我真是too young too naive,别说天真,无邪都打败不了我。

你问为什么?因为我后来无心之中看到了S那条短信的内容,L居然一直没有删,原话我都记得“那我要是被选中一定拖你下水”,呵呵,要不怎么说S聪明,其实单人任务也是可以祸害两个人的,只看你想不想。

铺垫了这么多,终于说到你们想听的高潮了,玩到最后一把,大家都卯了劲儿想最后拉个垫背的。但是国王却没能落到那群祸害手里,而是在一个妹子手上,妹子一掷,骰子在中间滴溜溜一转,眼看着就是个5了,结果还是在1那儿一屁股坐了下来,妹子也是个会玩的,从包里掏出一包抹茶味的pocky,不慌不忙的给在场的人一人分了一根,结果分到我这儿刚好是最后一根,先前没说,我们围成一圈随便坐的,而我,正好坐在了S和L中间,妹子是从我左手边转过来的,所以坐在我右边的L就成了剩下的那个,L正准备跟那个妹子示意他不吃,结果妹子笑眯眯的问他“L君拿到的是梅花10吧”

L当时整个人自然的陷入了内存不够的状态,只能愣愣的点头,然后妹子笑的更开心了,满脸被L的样子给萌到了的感觉,随后说了任务内容:在现场挑一个人和他一起分享那根饼干,饼干不能断,还不能用手碰。

啧啧,这套路。

那边B还在朝L挥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俩关系一直都不错,我也以为L肯定会选B或者说身为室友的我,我们平时也很亲近,只是个游戏而已,大家也都不会在意,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L会选了S,毕竟在当时我们的眼中这两个人气场一直有点微妙,我以为他们俩有什么小矛盾没说开,现在想想真的是情随事迁,人是物非啊

当然虽然惊讶,热闹还是要看的,不然也对不起我绝佳的观影位置。

S含着嘴里那根饼干,用牙齿咬着控制力度让它能够保持平着,方便L咬,毕竟不能用手,L选完人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凑过去一手搭住S的肩,大家以前也不是没玩过这个,都知道这个游戏想要饼干不断,最好的方式就是一个人不动,另一个人咬过去,这样比较好控制力度和节奏,因为S嘴里有饼干,L凑上去之前无声的给S说了一句,意思是他来吃,让S不要动。

呵呵,你猜后来怎么着了

我要去睡了,明天还有报告要写,就不陪你们熬夜了

------------------------------TBC-------------------------------

???

我感觉卡在这你们会人肉我,算了,告诉你们结局好了,最后就是S压根没听L的话,吃的比谁都快,我觉得他压根不是奔着饼干去的,至少不是奔着露在外面的那截去的,啊?你们说他奔着什么去的?风太大我听不清

别说了,我不听,太亮了我睡不着

哦对了,L当时还跟S说了一句话“看你还拖不拖我下水”

【微笑】

关于那个福尔摩斯妹子到底是怎么跟我分析得出他俩不是第一次的,有时间再跟你们说吧

--------------------------------真·TBC------------------------------------

感谢留言的妹子,第一次有人夸我可爱n(*≧▽≦*)n  Kai心~

可爱的不是我,是我们小嘟老师哇

【鹅的凝视】

【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