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一个人是念念不忘
爱一个人是举重若轻

Love happens when you find the one that connects you to the world
欧阳对于高现来说大概既是那个connect him to the world的人,又是protect him from the world的人吧

上一对让我有这种感觉的cp大概是福华
就连结局也几分相似呢_(:з」∠)_

【现欧】点滴

宅男的世界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欧阳现实生活除了室友基本也没什么朋友,不是人缘不好,一开始是懒于交际,久了被某人调侃社恐,居然也觉得没错

以前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朋友,二次元的世界那么丰富,没有什么是gakki的美颜不能解决的,照片不行,重刷一遍剧一定OK

身边无数人都说他心大,什么情绪上脑爆发都在一瞬间,但发泄完了,从来也没往心里去

可这会儿,他却觉得怎么都不自在,看眼身边,抱枕游戏机手机都在,就连网易王三三的公仔都老老实实躺在角落,可欧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周,就像一个长效失血的buff,让他无论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就连呼吸都懒懒的。

烦死了

可惜生活不是游戏,buff不是你想消,想消就能消

欧阳把被子盖过头顶,准备进入梦境跟这操蛋的生活大战三百回合,最好能一梭子子弹直接把对方突突成筛子

[咔哒]

“诶,欧阳,你还在睡呢,快起来”张伟的声音透过被子有点模糊

“怎么了”欧阳不情愿的探出头,室友一般都不怎么会主动打扰他睡觉,更不要提是像张伟这样事事都为别人想在前面的老好人了

“老高中午说请咱宿舍吃饭,主席他们已经先去了,老高让我回来叫你,说有你爱吃的家乡菜”张伟把话送到,见欧阳还是没什么动静就自顾自的朝高现的桌子走了过去,这两人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直怪怪的,可就算在宿舍当了三年的和事佬,这一回直觉告诉他他不该掺和

欧阳躺在床上,还是不想动弹,视线直直的越过裹在被子里自己的脚尖,盯着那边空荡荡的床铺,心里不免有些复杂

“伟哥你干嘛呢”东西磕碰桌面的声音敲在人的心上,激起带着慌乱的跳动

“老高让我帮他收拾一部分东西,当时有些没来得及拿”

没来得及,做什么那么着急,一个干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的人,居然还会有着急和忙乱,欧阳突然觉得自己胸腔里涌上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气

“哦”

“我说你可快着点吧,老高那边还有个妹子跟着一块儿等着呢,咱们总不好让妹子等太久”

“……”

“马上”

 

收拾完出门,刚走到楼下,正好碰见高现打开车门准备下车,看到张伟和一头乱发的欧阳,顿了顿,对上那边一双透着点疲惫的双眼,高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居然看出了几分委屈,在心底笑了笑,对着自己摇了摇头

想多了

“谢谢伟哥”伸手接过张伟收拾的小包,放到副驾驶的座椅上,“走,上车吧”高现朝两个人笑了笑,一如既往,得体优雅,不负万千女生心中的白月光

欧阳看着张伟拉开后座的车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点恍惚,在伟哥的提醒当中回过神来钻进车里

“哟,老高,你这可是好车,厉害了,虽然不是豪华超跑,但是在商务车里已经是贵族了,不愧是精英范”张伟是个车迷,对着车里的摆设颇感兴趣的打量着,发出发自内心的赞叹

“家里的,暂时拿来开,等到自己那边有头绪了还是要自己买”高现今天因为有课,穿着仍是那份温雅的学生范,但欧阳透过车的后视镜看到驾驶座上的高现,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人原来真的很高冷,很精英,他和这辆车以及车里的一切都恰如其分,而自己却是格格不入

欧阳从一开始就知道高现家里条件优渥,对方也从来没有试图炫耀或是故作低调,但宿舍生活有时候真的会最大限度模糊人与人之间的界限,当室友这种关系行将结束的当口,个体之间人生轨迹的差异才会最大限度的体现出来,赤裸裸的告诉你:以后就是天南海北,各奔东西,曾经欢声笑语,未来也可能相顾无言,好像曾经的亲近都成了假象,挂在口头的兄弟也脆如纸薄

欧阳突然觉得一阵难过,他从没想过变得陌生原来这么简单,他控制不住的去想高现在宿舍以外的生活,忙碌于经营自己的公司、看报表、开会、偶尔亲自写写代码,这样的生活不会有太多游戏、日剧、动漫,两种生活仿佛错峰而行,就像自己和高现,原本就南辕北辙,究竟是怎么和他成为好朋友的呢,欧阳一时间想不出答案

“公司怎么样了?赶明儿我们是不是该称呼你高总了,哈哈”欧阳回过神才发现那边张伟和高现聊得愉快,自己已然插不上话

“什么啊,伟哥你别挤兑我了,没看欧阳一副听不下去了的模样么”

“啊?”突然听到熟悉的名字,欧阳一时有些愣怔,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怎么突然就搬出去了?”怎么都没告诉我一声,话问出口,欧阳自己莫名有些发虚

“伟哥没跟你说么”高现没给出直接的回答,而是把问题抛给了张伟

张伟觉得自己天大的冤枉“你们俩怎么回事,老高你可没跟我说让我转告给欧阳,我以为你一早就告诉他了呢,全院谁不知道你俩好的穿一条裤子,再说欧阳也没问我呀”

张伟这话一出,车厢里剩下的两个人都沉默了,张伟隐约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正准备找点话头,酒店就到了

“到了”高现把车靠边“你俩先上去,在1101,我去把车停了”

“行,走了欧阳”

跟着张伟进了电梯,欧阳还一副懵懵的模样

“我说欧阳你最近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失恋了呢,这没精打采的”

“老高到底为什么搬出宿舍?”欧阳没理会张伟的调侃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这不是大四了吗,老高家里就让他去家里公司帮帮忙,他说担心晚上加班回来太晚吵到咱们就干脆在外面租了个房子,住外边了,其实这学期一开学他就提过,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他没告诉我”

“唉,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能一时忙没顾上吧,其实也拖得挺久,我看老高之前好几天晚上都在加班,我也是上周他搬出去前两天才知道的,老高说等忙完这阵子让我们去他那边开party,到时候一起去看看”

“好”

 

走到包厢门口,还没等张伟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一段俏生生的声音打在欧阳耳边“你们就是欧阳和张伟吧,快进来坐,阿现念叨你们好久了”

亮色的连衣裙,精致的高跟鞋,一张漂亮的脸庞让欧阳这个二次元宅男都不得不承认的好看

也就比他老婆差那么一点点吧,长泽雅美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么漂亮

欧阳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他有些不自在和紧张,难道是社恐又犯了

“站在门口做什么”高现的声音从耳后略高的位置传来,欧阳下意识的回头,脸颊擦过对方因为发声震动的胸腔,有点热

高现侧身上前揽过欧阳的肩膀把他往屋里带,“你这个见了小姐姐就发愣的毛病怎么一点都没改,这样你怎么在三次元找女朋友”

欧阳下意识的想像以前一样怼回去,字节在喉舌间打了个转却没了声响

 

一顿饭欧阳食之无味,高现还是跟以前一样会提醒自己吃菜,但是这次看着转到眼前的美食,再抬头看到隔着一整张圆桌的高现,欧阳第一次觉得家乡菜也会让人没食欲

就着主席的高谈阔论吃完饭,高现提出要送三个室友回家,张伟连忙表示“不用了,你先把妹子送回家吧,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没事的,我跟阿现一起送你们回学校,然后我们再回家”女孩笑眼盈盈,“阿现你快去开车吧,我们在这等你”

“好”高现温柔的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发顶

欧阳突然感觉夜里有点凉,想赶紧回到宿舍温暖的被窝

--------------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儿的分割线-------------

下一篇说不好是谁的视角

单箭头这个事儿,微妙的很啊 sigh

世上最脆弱的自负撑破自卑的肚皮却终究连着脐带;人间最矫情的自卑不过是自负弃养的侏儒

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豆瓣酱论坛 >>情感

本人男,爱好女,大老婆gakki,小老婆游戏

现就读于国内某一线城市重点大学计算机学院,颜值满分6,据说我能拿5

基本信息说这么多也就差不多了吧

哦,对了,你们可以称呼我欧神,阴阳师11连5SSR 5SR 1R还是新卡的就问你们服不服,有想拜托我帮忙抽卡的可以私信我【no problem】,不过组队就算了,我室友说我不适合和除了他以外的人组野队

扯远了

如题,虽然我一直都觉得这事儿纯属胡扯,但是鉴于学妹跟我说的斩钉截铁,我觉得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所以在学妹的建议下,我决定把我的经历放上来让大家评评理【绝对不是因为她扬言我不发她就要自己发】,希望大家都凭良心说实话,不然我就诅咒你们永远抽不到SSR【微笑】

我们宿舍一共4个人,除了我以外,剩下三个人,我姑且分别称呼他们为G、W、Z吧:W是我们宿舍最靠谱最好说话的,除了爱好谦虚,平时赖点网费没别的毛病;Z呢在学生会有个一官半职的,所以平时特爱臭显摆教育人,打游戏的时候还老不听我指挥,特烦;最后就是G,也就是我接下来会着重提到的人,人称妓院第一花,咳咳,就是院草的意思,颜值满分6,那他大概是8,典型性高富帅,家里好像有个上市公司来着,在咱们这个糙汉横行的计院那可是唯一受到代码之神和爱情之神双重加持的存在,追他的女生都可以组10个ABK48了,老实说要说这么个人喜欢我,我是十万个不相信的,放着那么多可爱漂亮的小姐姐不喜欢,跟个大老爷们儿来什么劲啊,不过这小子这么多年还单身倒是让人挺费解的,我们宿舍一致认为肯定是因为他毒舌又洁癖,龟毛还事儿逼,处女座本座了,你见过有事没事儿使唤室友用高锰酸钾拖地的么?!

不过虽然G人是事儿了点,但是他对人还是挺好的,经常请我们吃鸡,偶尔还帮忙带饭,看不过眼的时候还会给你收拾下桌子,我觉得他不喜欢我最好,难得有一个中意的朋友,要真……那啥,我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从哪儿说起呢,就先说说前两天宿舍夜聊的事情吧,前段时间不是刚开学来了一拨新生嘛,男生宿舍,自然免不了聊到大一的妹子头上,又是计院,统共也没几个妹子,正巧那天一学妹晚上给Z打电话想请他帮忙,具体的我顾着打游戏也没怎么听,总不是那些事儿呗,没事儿Z也能装模作样整出点事儿来,习惯了,就是他嗓门特别大,MD,吵死了。好容易挂了电话又开始对人家学妹评头论足,W和G也参与了,那个学妹我也没见过也就懒得插嘴,他们聊着聊着就转到了另一个学妹B头上,还是G提起的,说她是大一最漂亮的,听起来对人家挺上心的,还知道外号啥的,穿衣风格什么的都有关注,B我倒是有点印象,先前被G拉到剧社帮忙的时候见过一回,气质挺好的,正好那局游戏打完了,拿起手机准备休息一下,我就顺嘴插了一句,反正他们那么叨叨我也没法专心,不如一块聊聊,正好我也想知道新一届有没有可爱的学妹,当然我是不会背叛我的老婆gakki的。

我话音刚落,G那边就悠悠飘过来一句“你打完游戏了?”

天知道他怎么知道我打完游戏了,他明明晚上都是会带着耳机闭眼修仙的,当时不觉得,现在怎么想都觉得他这话特别突兀,明明前一秒钟还在聊妹子,怎么下一秒钟注意力就到我身上了???大哥我就随口一说,你们继续聊你们的,管我干嘛,我觉得大概是我平时不太参与这种话题,所以他很意外?拜托,虽然我不喜欢社交,但我也是有理想的人好吗,我总有一天会有妹子的!

不过W大概也是这么想的,还问我怎么会见过B,em……我一点都不愿意回忆那次去剧社给G帮忙的内容,所以我就敷衍的带过了,只说去帮忙见过,顺便夸了两句B,把话题成功的引回到B的身上,最后回想起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就提了一下B说话不客气。

结果没成想G居然对我的看法表示认同,要知道我一直觉得他要找肯定是找B那种有个性有傲气的女孩子,毕竟这样和他才算般配嘛,况且B对我们是挺傲的,但是对G我觉得还好啊,结果这样人家还嫌弃妹子太傲气,啧啧啧,你们现充的世界我不懂,怪不得母胎solo呢

接来下Z立马借坡下驴,好一番长篇大论,直男癌到劳资一个直男都看不下了,真想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说的跟人家就看得上你似的。

————————暂封———————————

明考试,G逼着我跟他一块自习,说不然的话这次挂科都不给我抄了,所以我先匿了,改天有空再说

P.S.请大家看帖之前先大喊三遍gakki世界第一美,靴靴

不务正业说的就是我呀╮(╯_╰)╭

今天又刷了一发我的鼠苑小天使
他们真的是我心中最温暖又最刀的一对了
是那种会看着看着就笑着流泪的故事啊
相见与否,没有定论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反乌托邦类型的题材真的太戳到我了
老鼠简直具备所有我的苏点
紫苑的直球真直击心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喜欢(((o(*゚▽゚*)o)))

心疼蓝大

忘机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献舍魂还处,相守且相知
吾等十三载者数矣,来年无可归处,君亦不可期

我们烦烦真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小天使,喻黄赛高o(*////▽////*)q

队长,快来快来快来∠( ᐛ 」∠)_

你们这样我要闹了( ・᷄ὢ・᷅ )

队长我跟你说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ω・`)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队长了_(:з」∠)_


少天,乖( T_T)\(^-^ )


(o_0): 妈的死给


我们小周周也可爱,楷皇赛高,因为都是鹅鹅,好喜欢哦,跟我家秀秀一样可爱

毕业啦~

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上来说一下,作为一个xxer的我今天要毕业啦
本来打算默默的让自己沉在仙女们的关注列表里,然后有一天突然想起来清关的时候把我这个一看就不知道怎么会关注的小透明移掉,但这个lof号不是我专门为刷xx开的,用了好几年了,关注也很杂很多,今天翻了翻几乎是记录了我前前后后🐶过的cp爬过的墙,所以实在是不忍心弃号
所以在这之前,还是本着不打扰各位亲爱的的念头说一下,xx我应该是真的毕业了,以后不会关注也不会产出,这跟哥哥弟弟任何一个都无关,只是单纯的不再能够以cp的眼光看待他们的相处和关系,但我相信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身边都仍然会有一份温暖的陪伴,因为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他们值得最好的
天团应该暂时不会毕业,在我所有的周边都到手前,哈哈,会继续给他们应援,为在团里的每个人祝福,保不齐以后会有天团别的产出,比如灿嘟什么的哈哈哈哈,不介意的咱们可以继续愉快的玩耍(●°u°●)​
总之,虽然作为小透明这样真的很给自己加戏,但是还是说一句,感谢大家的陪伴,一路走来,大家都辛苦了,但喜欢了这样两个温暖的人,不失为一段圆满而幸福的旅程
相信你所相信的,time will tell❤️

没想到你们也喜欢搞鹅_(:зゝ∠)_

遥想我曾经开过一个勋兴养嘟宝的脑洞:

勋:咦兴给我抱一会吧,你抱这么久了胳膊会累

嘟:【拒绝】【脑袋搁到艺兴肩膀上背对世勋】【只给看屁股】

勋:莫呀,之前明明跟我呆一起的时间比较多,表弟难道不应该给表哥抱吗

兴:还是我抱着吧,暻秀不沉——哎哟喂阿秀不要用脑袋蹭我的脖子【拍小嘟屁股】

勋:【凑过去吹另一边的脖子】

兴:哎哟~你们两个……不行了【抱着小嘟软倒在勋勋怀里】

勋:【收手】好了不闹你了——诶,等等咦兴——

兴:【把嘟宝塞给世勋火速远离两个磨人精】

勋嘟:【大眼瞪小眼】눈_눈&⊙.⊙都怪你


喂牛奶的场合

兴:暻秀乖乖喝奶奶哦

嘟:【屁股】

勋:哥既然变成了小孩子就应该听话

嘟:【爬远一点】【屁股】

朴·活着不好吗·灿烈:【路过】就是啊,孔苏,要多喝牛奶才能长高——【被嘟宝用奶瓶挤一脸牛奶】——高

我就是想搞鹅【围笑】


我们的口号是:搞鹅!搞鹅!搞鹅!

关于亲亲:

兴:【把小嘟放在腿上】【盯了一会】吧唧【搂起小嘟亲一口粉嫩嫩的水蜜桃小脸蛋又火速放回膝盖上】OS:呼,这回应该不会被打了

勋:咦兴~我也要亲亲~【凑】

兴:好啊【递过小嘟】

勋嘟:눈_눈&⊙_⊙╬(谁要亲你呀/你敢亲一个试试╬)

兴:怎么了?【把嘟宝搂回怀里】你不是要亲——唔

嘟:⊙♡⊙

兴:【推】唔嗯……阿秀还在……

勋:【捂住小嘟的眼睛】

勋:嘶——哥你干吗咬我

兴:我…我没咬你呀

勋:【看着手上的牙印】눈_눈

嘟OS:让你不给我看(这么好的位置(╬◣ω◢)我的专座!)


我们嘟就是变成宝宝也是VIP啊

换衣服的场合:

兴:阿秀乖,我们来把衣服换掉

嘟:【拽紧了小被子】

勋:【扯被子】哥真的越来越不听话了

嘟:【揪紧了小衣服】

白:【冲进来】哇啊啊真的大发,我们暻秀也有今天,让我来让我来~【三下五除二扒光】

白:嘿嘿嘿【咬屁股】

嘟:Σ(☉.☉) —— ಠ_ಠ 

【换好衣服】

朴·路过·灿烈:哇,孔苏啊,换好衣服了,来,我们来举高高

朴·作死·灿烈:wooooooo~举高高~

嘟:╬

朴·作死²·灿烈:woooooooooooo~举高高~

嘟:╬ ╬

朴·作死³·灿烈:wooooooooooooooooo~怎么样?我们孔苏有没有觉得上面的风光还是不错的

嘟:(╬◣ω◢)——(☄ฺ◣ω◢)☄ฺ

朴·可怜ⁿ·灿烈:啊啊啊啊啊啊——孔苏我知道错了,我的耳朵,啊——


灿烈啊,活着不好吗


这个脑洞呢不是我不想写啊,是我写不出来,文力不够我也hin绝望啊_(:зゝ∠)_